零崎人识我要帮你生矮子

绝妙逻辑 〈一〉/1 *狄白


*原作衍生
*请宽容对待一只祖国高三汪的拖文(´;ω;`)
*第一次尝试古风很多bug什么的还得求指出w
*希望会喜欢

绝妙逻辑

笔者:Rinn


一、百思不得其解

/1. 像我们这种美男子,随便接个案子就能抱到土豪的大腿呀



我浑身缠满了绷带,就连脸上和头上也是,手指稍稍一动就会带起剧痛阵阵,就像是有无数的尖针扎进我的肉一样。
我意识到了自己受了很重的伤,但却不知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久后,有人进来了,透过绷带间的缝隙我向外看去。进来的人里有一个个子很高,剩下两人衣服一黑一白,跟在那高个子的身后,然而过于昏暗的光线却让我看不清他们的模样。
他们说我是从那朝天阁顶上摔了下来的,多亏了什么张郎中的拼命抢救才得以捡回了一条命。高个子管我叫王爷,可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那是在叫自己。

朝天阁?那是哪里?

张郎中又是谁?

我,又是谁?

这一切简直是不可思议。



**

“诶诶诶诶诶狄仁杰快起来快起来快起来别睡了!”
男人皱着眉睁开眼睛,一大清早闲的没事干来扰人清梦的,想来也只有是白元芳了。
说到白元芳,此人武功高强现世上几乎是无人能敌,然而却是不知道为何偏偏跑来缠着自己吵着闹着要弄个什么侦探组合。也罢,谁叫自己也是刚刚经历了身为一个主角必须要跨越过的被父母抛弃被房东撵出没地方住没钱吃饭落得无依无靠的艰辛历程呢,细细考虑了一下就这样随他高兴办一个什么狄白侦探事务所其实也并不会有什么损失。
唉,做个帅哥主角还真是不容易啊。
“吵什么吵什么?终于是有人发现了我这张帅脸想要找我去当偶像了吗?你告诉他,我还就是不去了!我狄仁杰可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人家要真来找那也肯定是找我……啊不不不不不我来找你可是有大事情的,隔壁老王……”来人就这样顺势扒着窗檐坐下,似乎一点也没有翻窗闯私宅的自觉。
不过这也不能算是私宅就是了。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又不是偶像签约,当个帅哥就真的那么难找工作吗!”
“诶你你你你这人……你真不听?”
“不听不听不听,我狄仁杰可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那算了,难得有那么多银子可以赚……罢了罢了我找老王………………狄仁杰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小白带路!”
“……”
“这样看着我干吗,带路啊。”
“……”
白元芳现在算是终于体会到了那种连一句话都不想说了的情境了,他曾以为自己已经是够不要脸的了没想到这个大千世界还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怎么样都好,说白了从认识起他就从来没有看懂过对方,也许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是别有用意的也说不定,即使那些用意本身估计也只有狄仁杰自己才明白。
对啊,谁叫那是狄仁杰呢。
前一刻还一脸鄙视样的小白表示他瞬间就想通了,于是也不管什么原则不原则的话题便开开心心地跳下窗檐,一边伸手推开门一边嘴里又开始一刻不停地叨叨。
“狄仁杰我跟你讲啊,这次可真的是邪了,那老王的儿子前两天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朝天阁的顶上摔下去了,那摔的叫一个惨啊,纱布缠的是从头到脚的。”
“这有什么邪的,不就是失足掉下去了吗。”
“不不不,那可是朝天阁啊,狄仁杰你脑子不太好使不知道这个我不怪你。我告诉你啊,朝天阁可是老王家呢在郊外的荒地里花了千金特意打造用来做藏书阁的,前几天里天天都是有人在那里敲敲打打的。结果那些人竟然统统都说当天是绝对没有人上过楼。”
“哇没想到隔壁老王那么有钱看不出来啊。”
“是啊!我就说了平时看他老人家花销也还好啊没想到……啧我在这讲重点呢你能不能认真点!诶我跟你讲啊还有更邪的呢,那老王的儿媳妇在他儿子出意外的当天也死了,好像是在马车上自己烧起来结果就被烧死了的,大家现在都在传那片荒地以前是乱葬岗,说老王在那里造楼打扰了地底下那些’人’们的歇息。”
“不对啊,那其余的人怎么都没事?”
“哎呦狄仁杰你不愧是跟我才貌相当的男子,我也这么跟老王说的,这一定是一个巨大的阴毛!”
“你不会是还跟人家讲了只要我出马不出两日一定能解决案件吧。”
“哎呀哎呀狄仁杰你真的是太懂我了,不愧是跟我才貌相当的……”
“得,你省省吧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这不侮辱我的智商吗。”
嘴上这么说着,狄仁杰在心中也是暗暗叹了口气。按白元芳的叙述来看,这一切的确是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简单,更不用说什么民间传来传去的鬼神之论。
没有那么简单的事情,一旦扯上钱和名,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白元芳,我觉得我们还是……”他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却不巧的被另一个算不上熟悉的的声音给打断了。
“啊呀狄仁杰你可算是来了,我可是等你等了好久。”
……隔壁老王还真的不愧是就住在隔壁,这明明走几步就到了的路不想等那么久你怎么不自己来找我呢?
“咳……府上的事我听白元芳说了,不知令郎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然而抱怨归抱怨,面对财主,啊不委托人他狄仁杰还是很大度地表示自己并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唉不提了,还是那个样,出事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要不是有张郎中拼力相救这条命都不一定能回得来。你说这是造的什么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眼前的老人个字很高,扁平的脸上长了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不愧是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好人。只见老王长长叹了口气,一边说着一边领着自己和白元芳进到里屋,放眼望去床上躺着的少年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绷带。
“这就是犬子,姓王名爷,就叫王爷。”
“……”
“……”
什么鬼。
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里默默吐槽。
敢情这老王跟他儿子是什么仇什么怨?
……不过,要说更令人在意的可不只是名字……
“令郎这从头包扎到脚的想必绷带下定是伤得血肉模糊,试问你又是如何认出他的?”
“唉你说这话一听就是没有结过婚养过孩子的,自己家的孩子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呐,况且,这腋下的胎记也是铁一般的证据啊。”
老王伸手小心的抬起少年的臂膀,果然在腋下有一个泛红的印记。
“啊我知道了!”一直没有开口的白元芳突然出声,“凶手就是儿媳妇!她假装自己被烧死,然后偷偷溜到朝天阁把正在看书的王……咳王爷推下去,为的就是继承老王你家那庞大的家产。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找到那儿媳妇!”
“这就交给你了,白元芳给你个任务,偷偷溜到义庄里去看一眼那儿媳妇的尸体上是不是……”他突然凑到对方的耳旁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些什么然后一脸原来如此的白元芳就如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好嘞这种小事就交给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我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