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崎人识我要帮你生矮子

the second round 〈01〉*与砾

*最近还同时在写一篇欢脱恶搞为中心的文文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还请当做没看见(x
*感觉作者已经有点精分了若有什么发病的迹象就请依旧当作没看见吧!(x



01 让幸福这种幸福成为幸福吧

所谓幸福的人生,指的到底是什么呢?
就虫蛹来说的话,破茧成蝶的那一瞬间就会变得幸福了吗?
不,不对。
那种东西,那种东西明明才是最容易破碎的才对。
拥有了翅膀又怎样?变得漂亮了又如何?在羽化的那一瞬间才是它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才对吧。
明明一直待在融化得粘糊糊的虫蛹里面,沉睡做梦着想象自己蝶变的那一天就好了。
明明躲在那个不可靠的壳背后就是万事大吉。
一旦对于理想付诸实践的话,就必须每天都做出平淡无奇的,或者说是徒劳无功的努力才行,为什么非得做这种事不可呢?
即使只是单纯的妄想,也可以让人过得很幸福了不是吗?

即使只是单纯的妄想,就能让自己幸福了啊……
正因为如此,
正因为如此才……

“猫姐姐,能给我糖果棒吗?”
“猫姐姐!我还想看那个闪闪发光的闪亮光束!”
“猫姐姐猫姐姐……”
“猫姐姐!”
“猫姐姐快看这边!”
“猫姐姐你怎么了?”
“猫姐姐!!”
猫姐姐猫姐姐猫姐姐猫姐姐猫姐姐猫姐姐猫姐姐………………………………
叽叽喳喳的叫嚷声忽的一下子全部灌入耳内,巨大的黄色布偶看似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毛茸茸的手掌挠了挠同样毛茸茸的后脑勺,故意笨拙地摆动身躯轻易地将孩子们的注意从自己的失态上转移到了别处。


糟糕了,在这种时候自己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啊!

果然是因为发生了那种事情吧……

“喵贝璐娜~♪”
像是掐准时点来给予自己调整状态的空隙一般,通讯器适时地响起。精神突然为之一振的布偶猫挥了挥手示意着马上回来之后便一溜烟跑到了墙角后没了踪影。
“小津,是花砾君醒了么!”
“诶……是这样吗。”
“等一下啦你刚才说什么?!”
“不不不不不不你是在开玩笑吗你绝对是在开玩笑吧??拜托请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诶诶诶诶诶诶诶平门桑我真的不……”
啊。
被挂断了。
被拜托了那样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就直接被挂断了。
青年无奈地吐了吐舌头,长长呼出一口白气他垂下手合上翻盖,握着机身的修长手指却不自觉地慢慢开始收紧。

花砾君……

“猫姐姐——快一点啦!”
“猫——姐——姐——!”
“快一点啦快一点!”
听到叫唤声的布偶猫赶忙转头回应,匆匆忙忙地重新回到了街道上手忙脚乱地表演起拙劣的魔术。围绕周身的欢呼声再一次热烈了起来,伴随着象征着庆典开始的礼炮在城镇的上空回荡开来。
呜啊在这种时候竟然分心了!
喵贝璐娜可是孩子们的偶像啊,再这样下去可不行!
罩着厚重布偶服的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打起了精神他转过身将挎篮中的糖棒递给眼前不知何时从人群中挤出,正一脸期盼地望向自己的小无。
“谢谢与仪!”
他微微眯起眼睛,那副天真的笑颜是如此耀眼,面对着那样的光芒一时间竟是让自己产生了一种全世界都失去了色彩的错觉。
“不用谢哦!”
他就像是没有表里之分的孩子,可以坦率表达感情到令人羡慕的程度。

……到令人羡慕的程度?
……
是啊,虽然很单纯,可是在想哭时哭,在想笑时笑,这种单纯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对于花砾,对于平门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总是莫名其妙地坚持歪理,故意逞强,这样的自己不如说是无时无刻地在闹别扭才对吧?
男子小声地叹了口气,他开始有点羡慕像小无这般能够一遇上讨厌的事情就发火,一遇上有趣的事情就开心的人了。
然而,他突然发现,就连这种羡慕的感情,自己竟也是无法坦率地承认了。

**

“平门,这样好吗?让与仪去那里……”
整洁有序的办公室内,打理完文件的少女有些担忧地微微皱起眉头,望向桌后埋头写着什么的男人。
“本来是打算让花砾跟着与仪两个人一起去的,现在发生这种情况也算是预料外。嘛……虽然那边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态但我们也不能一直等到花砾醒来后再行动。”
仿佛知道对方早晚会来向自己问询一般,男人几乎是头都没有抬,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就那样回答道。
“但是,我……”
“别忘了一号艇现在并没有跟我们待在一起哦,我们需要人继续监察艇上的作业啊,还有小无的安全也必须有人保障,与仪和你相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希望是美少女陪伴在身边呐。”
“……”
“别那副样子看着我啦,你也不需要太担心,毕竟是那个与仪啊~。哦对了,这边,你先把这叠东西拿去送给烛好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