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崎人识我要帮你生矮子

绝妙逻辑 〈一〉/2 *狄白

*事实证明脑洞开太大并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我改了又改终于是不那么混乱不那么奇葩了
*是的我把昨天发的给删掉了然后改了一通
*所以已经不幸看过了的同学们还请当作没有看见
*其实仔细想想反正题目都叫绝妙逻辑了内容奇妙一点应该也不会怎么样
*说到底只是作者的头脑没办法思考太艰深的问题罢了
*不得不感叹一下幸好这部剧本来就不是什么历史正剧
*咦说起来为什么这次的废话那么多

*不管怎么说希望能喜欢


/2. 老王家并没有女人,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几乎能感受到自己全身的淤青,骨折,烧伤……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活了下来。
我……没错,我就是他们口中的王爷了吧。
王爷……
王爷。
我就是王爷,应该是了吧,只可能是这样了。

……
…………
……………………

但如果不是的话,我究竟是什么人呢?


**

“狄仁杰狄仁杰狄仁杰快起来快起来快起来别睡了!”
男人翻过身皱着眉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像这样每天乐此不彼地一大清早就来扰人清梦的人,除了白元芳还真的想不出会再有谁了。
说起来昨天……
啊,是了。打发走白元芳让他去义庄查看尸体后,自己便让老王找来他口中的那位张郎中,一问才知那张郎中只是正好当天碰巧路过,见人命关天于是也没多想就出手相救了。
可是,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正好失足摔下楼时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正好重伤然后被自己家里人发现,正好又有一个郎中碰巧路过……

“……诶狄仁杰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嗯……啊?”
男人终于是从推理中回过神来,他抬起头看向眼前一脸不满的白衣男子。
“你憋吵,都打断我的思路了!”
“诶你……我在跟你讲重点呢!”
狄仁杰闻言挑了挑眉,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对方。
“你的白衣上沾了灰尘,表示你在来这里之前一定是在某处躲藏过不短的一段时间;见你说话得意洋洋又眉飞色舞地,更说明了你在那里还有不小的收获。所以,你所谓的重点就是你去过了义庄,然后见着了那儿媳妇的尸体,并且你还发现了这并不是一起意外,就像我说的那样这果然是他杀。”
“……”
“怎么样?我是不是说的很有道理你竟无言以对了呀?”
“……”
白元芳不甘心地抿了抿嘴。
不,其实并没有不甘心,不如说是禁不住想要感叹一番这个世界上不愧是没有任何能难得倒对方的东西。
根本不可能会有,绝对的智慧,不愧是狄仁杰,堪称名副其实的名侦探,与生具来的强者。
唉,这辈子能遇上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如此酷似自己的男人,他白元芳也是知足了。

“那你说,这凶手是谁?”
“我认为凶手不是那老王,就是他儿子。”
“哦哦哦原来如此……诶这不对呀!虽然你是一个有我三分之一机智的男人但是这件事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他儿子又不是闲得蛋疼干嘛没事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玩自尽?要说凶手如果是那老王的话那动机呢?一大把年纪了弄出这样一个大圈套来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和儿媳妇这明显不符合逻辑啊!”
“你看,说你笨你还不相信。昨天进老王家的时候你都没觉得奇怪吗?连儿子都已经那么大了却不见有夫人登场;不仅如此,诺大的房子里连个家谱牌位都没有,这不是只表示了一种可能性吗?”
狄仁杰顿了顿,稍稍收敛了一下自己一脸嫌弃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
“根本就没有夫人这样的存在,老王的那个儿子是他跟其他女人所生的庶子。”
“哇竟然那么屌炸天不愧是隔壁老王……不不不等一下那也不对啊,就算是这样那怎么解释为什么老王要杀人呢?”
“谁跟你说一定就是老王干的了?我只是说有可能,有可能懂吗?”
“啧你看你推理了半天结果就只得出个可能性我身为你的好搭档都觉得愧对于我们最帅名侦探的称号……………………咳我不说话了,你继续,你继续……”
看着对方一副“你行你上啊”的神情白元芳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表示他就不上就bb。
然而不同于往常这一次狄仁杰并没有接话,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微微眯起眼睛。
奇怪,总觉得不太对劲。就像是证据实在太多了反而得不出正确的解答,所有疑点集合在一起只会让人劳心费力,眼花缭乱。这次的这种“百思不得其解”跟至今为止的种类都不同,跟死亡讯息或动机等等是完全不同意义的不明所以。并不是圈套或者机关云云,而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即使不可能,说不定还是有可能的事情,
虽然可能性极低,但的确还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吗?

“白元芳。”
“干啥?”
“你觉得……把一个人高马大的壮年强行带上一座塔的塔顶还不被其他人注意到这种事情,真的可能么?”
“额……除非凶手是习武之人,但就算是习武之人,要想用轻功带着另一个人飞到如此高的塔顶还不被人发现仔细想想好像只有像我这么厉害的人才能做到这种事情了……但是我恐高啊诶不对我也不可能是凶手。狄仁杰这样看来我觉得吧这事还真的不怎么可能啊。”
“……”
不可能之事……
倘若将理论上一切不可能的几率全部都排除,得出的结论依旧是不可能,那么……

“看来事情的真相还有点意思。”
狄仁杰低头嘬了一口烟斗,缓缓吐出一缕白烟后他再一次开口。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王爷并没有从朝天阁上摔下去……如果那儿媳妇……”
喂喂不是吧,这样的话……
纵使理论上非常明白那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但是若果真如此的话……
若果真如此的话,未免太滑稽了。
若果真如此的话,未免太杰作了。
但是……

“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白元芳我们走,去找那老王去!”
“诶等等等等你突然就懂了什么了我都不知道呢你怎么就知道了啊喂等等我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