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崎人识我要帮你生矮子

一起来上学吧? *静临

*不要被标题欺骗系列(XD
*怪谈梗
*未完
*准备好了?



一起来上学吧?

笔者:翎


——你看到的是一张开心的脸。
——那是因为太害怕背后的东西。



鞋底与地面摩擦出令人不悦的吱呀声,视野内看不出颜色的墙壁无限向前延伸而去,头顶上布满灰尘的灯罩发散出昏暗的光源笼罩着周身,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走廊都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那个混蛋跳蚤……」
男子单手掐灭嘴中还未燃尽的香烟扔进随身携带的纸袋中,伸出右手重重锤向身旁布满灰尘的门板,明明是看上去随意的动作,然而却在铁质的门面上生生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陷。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任凭混杂着烟草味道的气流在周围弥漫开来,看着地板上的暗黄色光圈,男子再次狠狠皱起眉。
「一定要杀了你!」



今天,又有人来玩了呢。
好开心,终于不会再寂寞了。
你,也来吧?
大家,都要来陪我哦!



臭味。
环绕鼻腔,让人无法冷静下来思考。
就连头骨都在嘎吱作响,心脏不同于寻常地高速跳动着。
有什么东西就要从那个地方叫嚣而出了。
好臭。
好臭好臭好臭好臭好臭好臭好臭好臭……
「找到你了,临 也 君……」
右手不自觉的覆上一旁警告着最高时速的标示牌,回过神来的时候铁质的立柱早已被弯折出不自然的角度,发出阵阵不堪重负的悲鸣。
「哟。」
像是有预料到自己一定会前来一般,悠闲斜倚在一台红色自动贩卖机上的男人睁开了那双暗红色的眸子对上自己的视线。
「好久不见呐,小静☆」
「谁允许你来池袋了?临 也 老 弟!」
「讨厌呢☆就算是小静,限制别人的自由行动什么的,也是一件让人感到头脑发晕的事情呢……啊虽然小静你本身的存在就已经够令人觉得头疼的了☆」
「闭嘴!」
「只会一味地去命令别人这种差劲的表现也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啊☆」

「整天唧唧喳喳喋喋不休的……所以说快点给我合上你那发臭的嘴巴!不然我马上就让你连那可笑的星星符号都发不出来!」
向着对方扔出已经看不出原来面貌的标示牌,看着那灵巧躲避开的黑色身影他感到脑袋中有什么东西砰的一下子生生断裂了,压制不住的怒火伴随着一股无法忽视的烦躁在心头扩散开来。
「哇呜好可怕,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注重口腔健康的呢!不过话说回来果然跟小静是说不通道理的呐,好啦好啦我认输我认输……才怪呢☆」
摊了摊手,扬起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小刀,男子故作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让你一辈子都说不了话好了!跳蚤本来就是应该被人 尽 诛 之!」
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抬起身前的自动贩卖机扔向那个悠哉把玩着小刀的男人,一片烟尘中他朝着敏捷翻跃上墙背影发力追击而去。
看来今天的池袋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呢。



奇怪。
今天的跳蚤不对劲……
平时的话早就应该体力不支了才对。
说起来跳蚤……人呢?
明明刚刚还在……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周身,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的不祥预感让男子生生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的校舍,轻轻皱起了眉头。
以前并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不过在这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那只有……
跳蚤那家伙……这次到底又在谋划着什么?
「混蛋……」
嘴中小声发泄着明知道没有任何用处的话语,他下意识走向眼前那扇虚掩着的铁门。
刚想往前迈开步子,脚尖却踢到了掉落在地上,早已锈迹斑斑的巨大挂锁,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他跨过障碍物伸手覆上门面。
看着手心中沾上的铁锈,他再次皱起眉,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无限蔓延的烦躁情绪,男子抬脚踢向碍眼的门板,伴随着巨响在远处弥漫起一阵硝烟。
不管怎么说,先进去看看好了。
「千万不要让我找到你啊,死 跳 蚤。」



呐呐
我可是一直很期盼有人来陪我玩游戏的哦
好开心
谢谢你哦大哥哥



〖←通往左边:教学区〗
〖→通往右边:宿舍区〗
「啧。」
男子终于还是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站立在分别向两边延伸开来的分岔路口他有些不耐烦地撇了撇嘴,停驻片刻最终还是选择转身迈步向左边。
哒哒哒哒哒哒……
皮鞋踩上地面发出有节奏的无机质声响,通往教学区的道路如刚才的走廊一般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映入眼帘之中唯一的不同之处似乎只有那面突兀竖立在墙边造型华丽的巨大镜面。
男子仔细端详起夸张伫立在眼前的物体,习惯性地想要从口袋里拿出烟盒然而伸手摸到的却只有一手的空气。
「混蛋!」
伴随着一声闷响,墙壁上再次被硬生生砸出了拳头大小的凹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息下那股从刚才起就一直萦绕于心头的焦躁。
话说回来这样的镜子出现在这种地方还真的是……
等等……
奇怪?
他小心地伸出手覆上镜面,皱起眉看着那块与手掌相贴合的地方。
……
果然不对劲。
镜子上的光景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发生丝毫的变换,本应该反射出自己身形的那片亮堂之上,竟然是什么都没有出现。
哒哒哒哒哒哒……
男子侧过头,一脸困惑地听着似乎是从那之中传来的脚步声。
哒哒哒哒哒哒哒……
他迈出脚试图向前凑近镜面,然而却在前倾身体的那一刹那狠狠皱起了眉。
「啧,一股臭味……」
「噗……还以为能看到小静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呢真是遗憾……」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镜子的那头,男子皱着眉看着眼前一脸调笑神态的犬猿之仲攥紧了拳头然而却是再也无法抑制心中那股愈演愈烈的怒火了。他伸手覆上镜面,十指发力试图想要透过镜子将对方径直拽出。
但是……无论抵在镜面上的双手如何用力,那看似并不十分牢固的框架都没有丝毫动摇。
……
身为池袋最强,甚至被评定为怪物的平和岛静雄,面对着一面镜子,竟然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还真是……
「啊啊小静果然是只会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好可怕好可怕☆」
「混蛋……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哇唔真是恐怖的表情呢,我可是害怕的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啊~」
对方缩了缩头,却依旧是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直视向男子的双眼,只是不知为何他再没有更多的动作了。
「一副悠哉笃定的样子……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你在主使着的吧。给你一个忠告好了,千万不要让我找到你。」
「很可惜我可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小静你是找不到我的哦☆,嘛嘛说起来什么都怀疑到我的头上还真的是过分呢☆」
「这种事情100%都跟你脱不了干系吧?临.也.君。」
「不愧是小静啊完全说不通道理呢……不过……嘛怎么样都好了啦,话说回来小静你不会觉得很奇怪么?我们可以在镜子的两边相互沟通这种事情☆」
「说重点。」
「讨厌呢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真是无趣,你难道没有发现么?我们好像只有通过镜子,才能见到对方呐☆」
「……」
「很遗憾我并不是这次的黑幕哦。我也是,被困在里面了呐☆」
「……」
面对着男人的话语静雄皱紧着眉头却没有再说什么了,沉寂许久他突然就这样转过身朝更里面的地方迈步而去。而一直聒噪着的情报贩子也没有再开口,静静地注视着对方离开的背影他小声叹了口气,伸手捂住从刚才起就一直隐隐作痛的手臂靠着墙慢慢蹲坐下身体。
「小静什么的……有的时候还真的是意外地敏锐呢……」
「啊啊……说起来悠哉笃定什么的……」
「真是的……」
男子抬起头,默默直视着以诡异的姿态站立在眼前挥舞着棒球棍的女人,以及在那之后笔挺整齐站立着的穿着运动服的少女们。
「哟☆」
「能追到这里是不是应该表扬一下你们的毅力呢~?」
他甩了甩手站起身,背靠着墙壁轻轻握紧被藏在袖口的蝴蝶刀。
「……」
站在前头的女人像是在说些什么一般张合起嘴巴,然而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嗯?完全听不清你在讲什么啦☆」
临也不着痕迹地小幅度蹙着眉,他收敛起笑容微眯起暗红色的双眼。
果然不是错觉呐……
无论是在自己被发现的时候,还是在被追击时甚至是现在。
都没有能够听到一丝一毫的声音响动。



呐呐你一定会认为我就躲在房子的某处吧?
噗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讨厌呢这才不是捉迷藏哦。
这可是
抓鬼游戏呢。

〖←通往左边:教学区〗
〖→通往右边:宿舍区〗
「诶诶~就连路标都粉刷得这么仔细该不该夸奖一下工作人员的敬业程度呢☆」
穿着黑色毛边连帽外套的男子抬起头看向眼前的标示故作惊讶地提高了声调,然而在那之后却又丧气般地长长叹了口气垂下了肩。
「……啊啊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希望有人来吐槽一下呢……」
「真是的……」
男子摇了摇头从嘴中吐出苦恼的话语,而与此显现出鲜明对比的,他的嘴角仍依旧高高的上扬着。
「嘛还是算了,谁叫我这么深爱着人类呢☆」
他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随即又皱起眉仔细钻研起印刻在墙壁上的箭头。
「嗯嗯……那就选右边好了。」
像是打定主意了一般,男子转过身抬起脚一边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边朝前迈步而去。
「宿舍什么的还真是很让人期待到底会发生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幽长的走道无尽地向前延伸着就像是永远都走不到底一般,男子看似雀跃地将双手插进口袋中蹦跳着前进,放眼望去左右两边都有看上去像是宿舍的房间,然而作为入口的门却都紧紧关闭着,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没办法使之有丝毫的动摇。
——除了那扇伫立于视野尽头的虚掩着的门面。
「啊啊真是伤脑筋呢,这种没有选择的东西☆」
男子走近那个房间,轻轻眯起眼却依旧还是无法透过那道细小的缝隙看清另一面的景象,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在门口停驻了片刻然后小心地推开眼前画满了不知名涂鸦的门板。
「打扰了☆」
耳朵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响动,周围应该是没有别的人了……
嘛如果真的存在着那种不会发出声音的人类的话,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吧。
比小静更让人头疼的怪物啊★
噗。
竟然想到小静了……说起来他现在一定也被困在哪里了吧,看不到小静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真是太遗憾了。
嘛……
收敛了下满载笑意的嘴角男子摸出口袋中的手机打开手电筒,惨白的灯光下脏乱的床铺和堆满衣物的地板映入眼帘。
视野之中几乎所有的家具都蒙上了一层不薄的灰尘,男子长长吐出一口气,关闭了手机屏幕。
「虽然很想吐槽地上那条印着蓝色苹果的胖次君但是在我还什么都没有说的情况下就这样拿着棒球棍散发着杀气站在人家背后这种行为实在是太伤人心了……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也是很脆弱的……呜啊好险好险☆」
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夹杂着风的攻击,男子敏捷的从对方背后绕过,站定在门口。
「真是可怕呢连招呼都不打真的是太没有礼貌了……嘛不过这样一来就跟小静一摸一样了呜哦……」
他向后退开了一步,依旧上扬着嘴角看向眼前一言不发的穿着学生制服的女人。
怪·物啊……
还真是,下下签呢。



「呼……所以说我最讨厌跑步了啊……」
「嘛不过总算甩掉了呢,果然还是应该庆幸一下她没有小静那种刀枪不入的体质呢☆」
还有那种可以与犬形生物相匹敌的自动索敌技能……
嘛……
男子止步在漆黑的走廊口,微微喘息着轻靠在墙边。
「啊,说到小静……」
他看向不远处反着微光的镜面,唇边的笑意更浓了。
「还是有很有趣的事情的嘛不是么☆」



啊对了对了大哥哥你知道么?
所谓那抓鬼游戏里的“鬼”,有的时候可是有不止一只的哦。
嘛……
毕竟啊,怪异这种东西,
如果不让人类吃惊的话,就会丧失存在的意义了嘛~



“如果a+b=13的话,那么……”
“这里要用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Turn to page 38……”

——好吵。

“公式要运用得当……”
“啊杏酱!我好喜欢你的手环……”
“这道题该怎么做呢……”

——吵死了。

“1926年经济大萧条波及……”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呢……”

——闭嘴。

“我知道了!其实是……”
“细胞核是……”

哐——!!!!

看似结实的墙壁在男人落脚的瞬间倾倒,弥漫出阵阵呛人的烟尘,而周围的吵嚷声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不知疲惫地继续在空气中发散着令人不快的波纹。
他收起脚紧皱着眉环顾四周,即使映入眼帘之中的各个角落与最开始的时候一样都捕捉不到丝毫的人影。
然而那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嘈杂仿佛就近在咫尺。
——令人烦躁不堪。
「混蛋……」
男人愤愤地低声骂了一声,最终却也只有将那苦于无处发泄的怒火生生吞下,他伸手按上太阳穴,集中精神努力无视掉那环绕于周身的吵闹,抬脚继续往前走去。
叮——
看不出形态的校内广播叫嚣出尖利的下课钟声,耳边杂乱的脚步声也开始多了起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
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喂,死跳蚤。你是听得到的吧?」
他对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镜子这么说道。
「这里……我是说不止这个地方,你那里也一样的吧?喂,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话应该是知道的吧?」
「喂!」
男子执拗地敲打着眼前那块没有丝毫动静的镜面,就像是知道对面一定会有人前来应答一般。
「……」
「讨厌啦小静,人家已经很累了呢☆」
熟悉到令人生恶的声音终于还是从镜子的那头传来,抬起头男人正对上对方显得有些无奈的视线。
「啧。」
「嘛嘛☆冷静冷静~要说知道什么……我的确是知道一点东西哦~呐小静你应该还是记得那个画着可爱路标的分岔路的吧?」
「就算不用动脑子也能知道小静一定是走到教学区去了吧~?想着『随便看人家宿舍会侵犯到个人隐私』……什么的噗哈哈啊抱歉实在是太好笑了忍不住就……噗☆」
「你……」
「嘛,反正小静是怎么想的与我无关,就像小静现在选择去死也好或者是继续被噪音侵蚀也好,这些都与我无关,这样一个与我无关的小静突然跑过来问我这种令人头疼的问题就算我不作回答也不会感到困扰……当然是开玩笑的☆」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想说『混蛋死跳蚤再扯这些题外话就杀了你哦』,真是的该说不愧是单细胞生物么……啊不要摆出那副可怕的表情嘛我浑身都在发抖了呢☆」
「嘛算了,总之……」
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令人分不清那究竟是另一边的动静还是这个环绕于自己周身的不曾安静下来的空间,回过神来的时候,视野内那个穿着黑色连帽外套的身影早已不见了踪迹。
「既然这么想要找到我的话,就原路返回试试看吧?」
对方的话语依旧回荡于耳畔,男人狠狠地嘁了一声,最终还是松开了那从一开始就紧握着的拳头,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我只是想快一点杀掉他罢了。
他这样对着自己说道。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不长的回廊上男人的背影一点一点淡去,慢慢消失在了尽头。
紧靠着边沿站立着的镜子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渐渐淡去了光泽消散而去,似是与那墙壁融成了一体。
不知从何处透进的风吹拂过地面上的尘埃,静静地席卷过整个走道。
有什么东西已经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了。

噗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To Be Continued...
感谢阅读完全部内容的你们:)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