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崎人识我要帮你生矮子

『被时光遗忘的世界背面』说谎人 (上)*setokano

*未完
*短打
*setokano
*算是原创衍生...?
*准备好了?



『被时光遗忘的世界背面』
「说谎人」

笔者:翎

 对我来说啊,说谎这种事情可是比说实话要容易的多哦,有些事情虽然讲得像是实话一样,但那其实也都是骗人的。
 即便说不定不是谎言而是真实的想法,又或者是极其接近真相的谎话……
 不过也全部都无所谓了。
 反正说到底那也是昨天说过的话,跟今天没有丝毫的关系。
 就像那句「不要离我而去」
 ——即使是这样子恳求了,拼尽全力一直到最后所能换来的也只有那循环往复的生与死罢了。



 世界上存在着数不清的困难与绝境,每日每时每刻都有许多令人措手不及却又不得不去硬着头皮面对的事情发生,痛苦与无助交织缠绕着灵魂带来令人窒息的痛楚,唯有紧握住那唯一残存的希望才能突破重重黑幕将绝望给连根消除……
 骗你的★
 所谓绝望啊,只有当那渺小的希望在最后时刻被狠狠击溃时才会诞生出来哦。
 所以啊,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嘛,希望也好,绝望也好,竭尽所能想要活下去的念头或是放弃一切后的万念俱灰什么的也好……
——有什么值得去恐惧的呢?
 ……
 可是……
 …………
 …………………
 可是,为什么?
 现在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为什么……如此想着的自己会蹲坐在床上?
为什么要这个样子蹲坐着?
为什么会用手臂紧紧箍住双腿,将头深深埋藏进自己的怀抱中——以这样一幅模样待在这一片黑暗之中?
 明明只是——
 做了一个连恐怖都不能被算作的,低质量的噩梦而已。
 就连起因都搞不懂,不知道究竟是由何展开又由何收尾,仅仅只是被浓重的血腥给覆盖住的噩梦——而已。
 但是……
 但是?
 低垂着头一动不动的少年突然坐起身来,伴随着呼气的声音,纯白色的气息拖着一道白线在周身飘荡开来,紧接着化成一片雾气消散而去。
 屋外如碎冰般的蒙蒙细雨在窗户上敲打出一阵吵闹,少年靠着墙站直了身体转头向不远处的那个正在逆时针转动着的门把手。
 「KANO,」
 熟悉的嗓音伴随着走廊上有些晃眼的明黄色灯光从半开的房门外泄了进来。
 他小幅度地歪了歪脑袋,做出一副好笑的样子看向对方。
 「什么啊,原来是SETO~。」
 自己的声音从带着笑意的唇瓣中流露出来,继而传入耳内。
 一成不变的语调微微上扬着,却早已不见之前的颓废之情。
 那么……现在这个将双手随意枕在脑后,闭着一只眼睛神定气闲地看向门口的人……
 ——又是谁呢?



 时钟迈过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格子发出清脆的声响,少年拨了拨宽大的绿色外衣,似是有些烦恼地驻足于并不宽阔的走廊之中,许久之后终于还是认命地垂下肩,犹豫地向身前那扇紧闭着的门板迈出了脚步。
 冰凉的指尖缓慢地搭上了毫无温度的金属斜面,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握住门把的手猛然用力——
 老旧的铰链相互摩擦出难听的噪响,少年小心翼翼地踏入房中。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黑暗将一切都给遮盖了起来,所有的影子在那股沉重的墨色中被尽皆埋没。
 「KANO…」
 他抬头看向那个斜倚在墙上的身影,张了张嘴叫出口的却只有对方的名字。
 眼前的人似乎是动了动脑袋,映入眼帘之中的土黄色眼瞳好似染上了些许的暗红色光辉。
 「什么啊……原来是SETO~。」
 对方的语气如往常般带着夹杂着笑意的轻佻气息,然而还未完全适应黑暗的双眼让自己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
 「……这么晚了,SETO你果然是觉得一个人的夜晚太寂寞了么♪」
 「……」
 并没有做出什么反驳,少年站在原地思索了半天,却又一脸苦恼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个……KANO啊……」
 「嗯~?」
 「你……刚才……是在哭么?」
 「诶……?」
 对方的身形顿了一顿,随即又笑出声来。
 「噗……哈哈哈哈只是几个小时没见而已SETO你是怎么了嘛……大晚上的不敲门就跑到人家房间里来犯蠢一样地在门口站了半天然后开口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噗……哈哈哈哈哈哈……」
 「……」
 轻轻咬着下唇他有些生气地看着眼前笑得全身都几乎要颤抖起来的少年,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垂在身侧的双手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被悄悄地握成了拳头。
 「噗……好啦我不笑了不要这样一副恐怖的表情看着我啦,啊啊话先说在前面,如果对我使用了能力的话,你可是会后悔的哦,SETO。」
 似乎是注意到了对方的动作,少年收敛起夸张的笑意,直起身来对上身前那双泛着赤潮的眼睛。
 不大的空间中赤红色的双眼互不相让地相互瞪视着,剑拔弩张的气氛一瞬间扩散了开来。
 「嘛……反正就算被看到了也无所谓,尽是一些无聊的东西罢了。」
 许久后少年像是败下阵来一般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反正——
 只要把被看到的一切都变成谎言就好了。』
 我一直相信着的哦,无论有多少的真相都是能被谎言所替代的……
 ——这种事情。


To be continued...
感谢阅读完全部内容的你们:)

评论

热度(20)